海南举办纪念苏东坡《峻灵王庙碑》撰写920周年学术研讨会

来源:社科海军  作者:  时间:2020-07-20  浏览次数:1469

7月18日,中央驻琼新闻单位与海南省多家媒体负责人、记者,同苏学研究专家、学者汇聚海南大学思源学堂,共同研讨920年前苏东坡在海南撰写的《峻灵王庙碑》。海南省苏学研究会理事长李公羽所著《峻灵独立秀且雄——苏东坡昌化江遗踪考论》一书,同日首发。

李公羽现场解读峻灵王庙残碑的文字信息

宋元符三年(1100)农历五月,贬琼三年的苏东坡获旨,仍以“琼州别驾”身份量移廉州(今广西合浦)。离别海南之前,东坡撰写了著名的《峻灵王庙碑》,感谢位于昌化江畔(今昌江黎族自治县)的“峻灵王”护国安民,也感谢山川之神相助,自己“谪居海南三载,饮咸食腥,凌暴飓雾,而得生还” 。

“峻灵王”是源于昌化江畔的一种独特的历史文化现象。位于今昌江黎族自治县昌化镇东北处的昌化大岭,延袤十里九峰,气势恢宏,汉时人们认为此是五指山脉的来龙,是海南岛的源头,被誉为“神山”。坐落于岭上面向大海的一尊10余米高的巨石,是出海渔船回港靠岸时的方位坐标,传说是保护民众的“神山爷”,护佑南海的镇海之神,盛名远播。

苏东坡在《峻灵王庙碑》中,详细记载了他“自徐闻渡海,历琼至儋,又西至昌化县,西北有山,秀峙海上,石峰巉然若巨人冠帽,西南向而坐者,俚人谓之山胳膊”的行程和感悟,并具体记录了峻灵山上奇特的生态物种、自然现象等细节,歌颂峻灵王为国护宝,为民保安。五代十国时期的南汉朝廷,封山神为“镇海广德王”;宋元丰五年(1082)七月,宋神宗封之为“峻灵王”;清代道教文化在海南得以发展普及,各路道家纷纷来朝,光绪十二年(1886)八月十八日又加封为“昭德王”。一块山石,被三个王朝敕封为王,史无先例。

苏东坡是否亲自到过昌化江畔祭山拜庙?东坡《峻灵王庙碑》一文写于何时何地?现位于峻灵王庙前的一块断碑,是何时所刻,何人所刻?是否东坡碑文?这些问题,史料中缺少明确记载,学术界历来存有争议。中国苏轼研究学会副秘书长、海南省苏学研究会理事长、海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李公羽,以三年多时间认真研究考证,在昌江县有关专家学者帮助下,多次实地读碑、田野调查,查检比对大量文献史料,经多次学术会议研讨,业界权威专家指导、点评,完成《峻灵独立秀且雄——苏东坡昌化江遗踪考论》一书,近日由我国著名古籍研究、出版单位上海古籍出版社严格审校,正式出版,全国发行。李公羽在首发式上介绍了书稿撰写、出版的过程,以及东坡峻灵王文化的历史定位和时代意义,感谢各有关方面的指导、支持与帮助。

学术研讨会现场

中共昌江黎族自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黄兆雪专程出席会议并致辞。她表示,昌江县正在按照“五地两县”发展布局,建设新时代“山海黎乡大花园”的总体目标,打造海南西部一流旅游目的地。传承千年的东坡文化,与传承更为悠久的峻灵王文化,通过李公羽先生这样一部专业学术论著,在新时代实现新融合、新发展,为我们进一步整合昌江各种优质资源,探索通过“产业化、企业化、市场化”的模式,使文化产业保持可持续发展,增添了新的历史资源和文化品质。东坡峻灵王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我们身边的具体展示与丰富呈现,为我们在自贸港建设背景下,打造昌江特色文化聚集地,带动昌江周边,辐射海南沿海多地乃至北部湾城市群中峻灵王文化崇拜区域,新增了生动、美丽、丰富而充实的旅游文化品牌。我们将高度珍惜这一重要历史文化资源,充分发挥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以东坡峻灵王文化的美丽传说,推进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实际,推进城市发展转型,促进文化旅游经济发展,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昌江县文联主席庞大海表示,近年来,我们多次陪同公羽先生在昌化江畔实地考察,顶烈日,逐沙尘,在村头、江边、山下,向当地村民了解历史传说,考证现实场景。多年来许多领导、专家、记者参观峻灵王庙,观看庙中断碑,没有人细读碑文。公羽先生在现场逐句研判,逐字辨认,深入分析解读每个字含蕴的历史信息,然后大量阅读史料,查找文献,逐步形成新的结论。这种学术研究考据的精神,值得我们认真学习。

海南历史文化研究基地主任李长青教授,从宋史、海南金石史和文献校勘学等角度,利用考古学、文化人类学的二重证据法,对峻灵王庙碑文和残碑的考据等作严谨分析,认为李公羽这一研究成果“解决了长期以来言之不详的残碑立碑人问题,梳理了该残碑从立碑到重现于明末的大致历程,同时一并分析了峻灵王庙的历史沿革。补充了东坡贬谪海南过程中的重要历史细节,在苏轼文化研究和海南历史文化研究方面是一项重大成就。把传统的方法,运用到残碑的考辨上,可以认为是古老的金石学的新成就、新发展”。

来自省委党校、高等院校、科研单位,以及本省历史、文学、文物、古籍、民俗、文旅、国学等专业学术团体、社科组织的专家学者,省旅文厅、省文联、省社科联等单位有关负责同志出席会议。

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长高克勤专函表示祝贺,贺信指出:“作者通过田野考察、文献考证及苏轼诗文作品的解读等,还原了苏轼在昌化的相关史实,为历来存有争议的这一苏学问题给出了周延的解答。”中国苏轼研究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冷成金贺信认为:“李公羽先生所著《峻灵独立秀且雄——苏东坡昌化江遗踪考论》一书,发前人之未发,见时人之未见,是对东坡踪迹考察的重要发现,拓展了苏学研究的空间,对发展海南的东坡文化旅游意义尤为重大!”

李公羽向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赠书(摄影 彭桐、贺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华文学史料学学会副会长、中国苏轼研究学会副会长陈才智为此书作序。序言从文学史料学角度介绍此书的三个重要发现:一是补充并确认了苏轼《峻灵王庙碑》全文。由残碑所存文字,可以看出其来源并非今存之苏轼文集,也并非《方舆胜览》等现存方志,因此弥足珍贵。二是发现并确认南宋建炎二年(1128),昌化县令为何適,并发现其为东坡碑记所作跋文。其人其文,仅见于峻灵王庙里的这通残碑。公羽先生的重要贡献,在于将何適与明代崇祯昌化县令张三光《重立峻灵王庙小记》中的“阅二十八年昌令何公请祈公书而刻之石”这一信息联系起来。据残碑跋文末尾提到的折彦质,推得何適是宋代昌化令,则跋文不仅可补《全宋文》,也可补历代方志中的一位重要地方官员。三是研究确认南宋折彦质贬谪儋州的准确时间。公羽先生认为,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所记折彦质“建炎四年贬昌化军”是错误的,应据两宋之际李纲《建炎时政记》所载,系为建炎元年(1127),李纲时为朝臣,所记时间较《舆地纪胜》更近,故可信度更高。次年,折彦质与昌化县令何適商刻东坡峻灵王庙碑。由这三个方面的新发现,推论昌江峻灵王庙前残碑,确为南宋建炎二年刻制。

与会专家学者合影

与会专家学者共同认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让海南成为展示中国风范、中国气派、中国形象的靓丽名片。东坡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使苏学的文化符号与地方经济社会文化发展融为一体,形成新时代文化和旅游密切结合、促进消费的内生动能,已经成为海南旅游文化产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课题。包括东坡峻灵王文化在内的东坡文化,集中展示和代表着千百年来广大民众热爱生活、战胜灾难、追求幸福的夙愿,凝聚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核心思想理念、中华传统美德和中华人文精神。东坡文化是推动地方旅游形成文化内涵独特、文化底蕴丰厚、文化品质优秀的中高端旅游消费资源的独特品牌,是打造业态丰富、品牌集聚、环境舒适、特色鲜明的国际旅游消费胜地的重要资源。

学术研讨会由中共海南省委宣传部、中共昌江黎族自治县委员会指导,昌江黎族自治县委员会宣传部主办,海南省苏学研究会、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联合承办,省社科院地方历史文化研究所、海南文化研究院、海南历史文化研究基地、海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海南省文物研究会、海南省民俗学会、海南省文旅地产商会、海南省国学教育协会、海南省新闻界书画家协会、昌江县文联、昌江县史志办公室等单位协办。

新华社、人民日报、中新社、央广、求是·小康杂志、经济日报、国际商报等驻琼新闻单位,海南日报、海南广播电视总台及所属媒体有关负责同志,海南特区报、国际旅游岛商报、海口日报、海口广播电视台等新闻单位,以及中国网、新浪网、凤凰网、今日头条等海南机构负责人和记者出席座谈会。

  • 【关闭】